1024資源網-zyw1024.com

本站長期穩定24小時不間斷更新資源,每日更新各類資源超過30部。

如不能訪問本站,發郵件dz@zyw1024.com自動獲取最新地址

服務器正式更新免播放器資源,歡迎各站長使用免播放器資源

原數據已更新為免播放器資源,請重采壹次全站即可!

各CMS免播放器調用方法,請點此查找解抉方案

資源已更新,請自行查找調用解決方案!

首頁 > 另類小說 > 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來源:zyw1024.com 更新時間:2019-08-02 人氣:加載中




有时到这里看看,绝大部分情色故事都是杜撰的。讲一点我的真实经历吧。


最近我一人在外,孤单得很,也不想碰其他女人,我大概是爱上她了。是爱情吗?我也说不清楚。心里老是想到她,可想到的大部分是我们在床上的情景?是色欲吧,我又总是惦挂着她的方方面面。


她比我小很多,四川小妹妹,叫她洁吧。起初,我也没有认为她有多漂亮。一次,我和她一起到外地学习,整天在一起。渐渐地,我发现她很有女人味,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在我眼里觉得温婉、妩媚,女人味十足。(现在我想来大概是因为我的老婆太没有女人味了,十足的工作狂。)她圆圆的脸蛋,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十指尖尖,典型的美人手,皮肤不算白,可很细腻。身材不算很好,可是圆鼓鼓的屁股、不算大却也挺立的双峰把她的曲线表现的清清楚楚。


我开始对她有了色念,言语间总含的那个意思,她好像十分愿意配合。终于有一天我抱住了她,她也顺势投到我怀里。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终于我们相拥在床上,脱去了一切。当她的手碰到我的弟弟时,她很惊讶,你的这么大?我试探着进去,她眉头紧锁,显然疼得很。“


很疼吗?”我问道,“是的,比我的第一次还要疼”,“那我慢慢地”。终于,完全进去了,她的阴道也开始湿润起来。看看她既陶醉,又痛苦的样子,我既欣赏又疼爱。要知道,我比她的年龄大许多啊。渐渐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两手越来越紧地掐着我,终于,一声尖叫,她升入云端了。一会,她发现我的弟弟仍然很大,很硬。于是,她娇滴滴地暗示我,她还想要。就这样,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猛烈地射了。喘息平定之后,她把头埋在我怀里,对我说,她是一个狐狸精,天生水性杨花。


“你结婚也超过两年了,怎么还这么疼?”我问。


“有几个男人的家伙有你这么大?”


“那你和好多男人上过床了?”


“你把我当小姐啦?”她用手掐我。“我们女人在一起,有时议论各自老公的那个,我几个朋友的老公的弟弟都和我老公的差不多大”,“比我的小?”


“小整整一圈呢,不好,我下面都出血了”她手指上确实有一点血痕。


“都是我不好,太猛了。”


“没事的,女人这方面经受得住”。


“你为什么愿意和我上床作爱?”我问道,“你有男人味,身材高大,皮肤雪白,相貌堂堂,你的业务又特别棒。我们几个女的背后都说你老婆占了大便宜了”。


“你想和我结婚吗?”


“当然想,但是可能吗?不过也说不定。只要有机会,我就要抓住。咳,不过确实很难。看你那老婆,挺有心计,不好对付。你的心肠又软,听天由命吧。奥,还有,你要注意身体,不是我咒你,相貌、脑袋、身体各方面都强的人,长寿的不多啊!”、


就这样,我们的这种关系至今已经快两年了。在开始时,我确实没有想过和她这样会有什么结果。不是我不想,只是我周围的各种因素会使得我们头破血流。尽管我不喜欢我那口子,但是,我怕她想不开。再说,把儿子带到这么大,老婆也不容易,咳!真是难啊!这两年下来,我越来越离不开她了。有时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卑鄙,玩女人。她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外遇。


在她之前,我还有一个女人,叫她萍吧!萍比洁大五岁,三十出头,也比我小很多。萍的身材很好,1 米68,洁1 米62. 萍的夫妻关系大概很糟。和萍认识快五年了,她的性欲很强。我们第一次作爱时,男上女下一阵子后,她就要跪趴在床上,大屁股对着我,要我从后面干她。她的液体很多,阴道非常润滑,为此她很自豪。她不容易达到高潮,像我这样的大鸡鸡都要二十分钟到半小时才能把她送上云端。高潮到来时,她像母狗一样粗声吼叫。后来我明白了,她也是嫌她老公鸡鸡不够大。男同胞们听好了,只要你们的鸡鸡小,你们就要当心老婆红杏出墙了。不要瞎吹自己的弟弟有多大,我的勃起时也就是十七、八公分长,直径四、五公分吧,搞得女人们已经欲罢不能了。


萍很依恋我,她很想嫁给我,但是她知道不可能。她说,只要我对她好就行了,其它也不想了。只要有一段时间不和她做,她就受不了了,千方百计地要我操她。记得我们有了那种关系不久,在一次作爱时,我的活塞运动作了超过一千次。她满头大汗的对我说,有了那一次,她就是死也值了。我也累坏了。


我们当然不能在本城到处乱逛,有时我们开车到其他地方转转,开个房间共度良宵。萍非常喜欢挽着我的臂膀逛街。她说,我俩的身材挺般配,我一米八的个头。那时我们仿佛一对夫妻,徘徊荡漾于湖光山色中。


我不知道男人是否可以同时对两个女人好。自从和洁有了性关系以后,我就想离开萍了。萍感受到了,找我越来越困难。有一天,她哭了,说不能没有我。只要我不离开她,怎么都行。她吻遍我的全身,含住我的鸡鸡不放。我也很难受。望着她的泪眼,我的心化了。又是一场暴风骤雨。离开后,我心里又后悔,这样怎么办呢?到现在,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和萍上床了。她好像也逐渐适应了,不知道她是否有了新欢。


我要感谢这两个女人,她们让我结束了嫖妓的历史。其实,我也是被别人拖下水的。这种事就像抽鸦片,会上瘾。当然,我很少和小姐作爱,我担心那样不干净。更多的是,摸摸奶子,打打飞机,偶尔口交。记得有一个小姐的奶子真是好,雪白,一只手摸不过来,挺拔又柔软。绝大部分小姐在我出门之后立马忘记,我也记不清楚我摸过多少小姐的奶子。提一个印象最深的吧。她是浙江人,浙江姑娘干这种事的特别多。她要我叫她陈陈。小姑娘说她有二十,我看只有十八。陈陈长得很漂亮,呆在洗头房真是太可惜了。迷恋她的美貌,我去过那里有四五次。她好像对这种事一点都不在乎,我摸遍了她的全身,他还要我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她高潮了几遍。有一次,中秋节了,我说要给她带月饼,她将信将疑。第二天,我带了一盒挺精致的月饼去,她这次是用情在看着我,把我拖进她的小隔间,扑到我身上,使劲地吻我。后来,她同意我约她出来。一次,我带她去了一家茶馆,她很兴奋,叠了一个纸鹤给我。我知道,陈陈动情了。还有一次,我们去开房,这样好缠绵,但并没有作爱。没有带套套,我还是不敢。分手时我要给她钱,她坚决不要。


因为出差,我有两周没有去找她,她很失望。给我发信,问我为什么不来了,是不是玩过了,不要她了。我说,绝对没有,我还没有和你做过爱呢。她告诉我,她已经离开那个发廊了,去了歌厅。有了一个名字叫文丽。她希望我常去看她。但是,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显然,她在那里不开心,有一次给我电话,要我包养她,给她找一间房,再给她零花钱就行了,其他不要。


她说,她要当我的小老婆,守着那间房,每天等我来,给我做饭,让我操她。当一年小老婆后,她就离开这个城市。我没有同意。那段时间,我特别忙,回家还有忙儿子,哪有时间啦!她很失望,以后,联系电话渐渐少了。有一次,我给她电话,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说,记得是记得,只是印象淡了。她说的是实话。转眼过了春节,我在给她电话时,她的机已经停了。她离开这座城市了,消失在人海中了。每当想到她,我不禁唏嘘不已。好可爱,好漂亮的小姑娘,我没有和她做过爱,最后一次分手时她的回眸一笑,恰如一朵刚绽放的鲜花。


不就是因为生活吗?但愿她已经嫁为人妻。


这都是我认识萍之前的事。自从和萍好了以后,我再也不去找小姐了。我对不起萍,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如今,我就想常和洁厮守在一起。我们经常谈到婚姻,我说我比你大很多,老了,她笑起来说“你床上的功夫哪像老啊,比我老公厉害多了”。我这不是借口,我是想和她结婚。有时候我问她,什么时候想到和我上床的,她调皮地笑笑,说是她勾引我的。洁还没有孩子,她想要了。她想替我生,说,要是我们俩生个孩子,一定很聪明,漂亮。可是她又不敢。我们也不知道今后怎么样,内心里,她是想嫁给我,我也想娶她。可是我们都是凡夫俗子,社会的压力我们都害怕。


有时到这里看看,绝大部分情色故事都是杜撰的。讲一点我的真实经历吧。


最近我一人在外,孤单得很,也不想碰其他女人,我大概是爱上她了。是爱情吗?我也说不清楚。心里老是想到她,可想到的大部分是我们在床上的情景?是色欲吧,我又总是惦挂着她的方方面面。


她比我小很多,四川小妹妹,叫她洁吧。起初,我也没有认为她有多漂亮。一次,我和她一起到外地学习,整天在一起。渐渐地,我发现她很有女人味,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在我眼里觉得温婉、妩媚,女人味十足。(现在我想来大概是因为我的老婆太没有女人味了,十足的工作狂。)她圆圆的脸蛋,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十指尖尖,典型的美人手,皮肤不算白,可很细腻。身材不算很好,可是圆鼓鼓的屁股、不算大却也挺立的双峰把她的曲线表现的清清楚楚。


我开始对她有了色念,言语间总含的那个意思,她好像十分愿意配合。终于有一天我抱住了她,她也顺势投到我怀里。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终于我们相拥在床上,脱去了一切。当她的手碰到我的弟弟时,她很惊讶,你的这么大?我试探着进去,她眉头紧锁,显然疼得很。“


很疼吗?”我问道,“是的,比我的第一次还要疼”,“那我慢慢地”。终于,完全进去了,她的阴道也开始湿润起来。看看她既陶醉,又痛苦的样子,我既欣赏又疼爱。要知道,我比她的年龄大许多啊。渐渐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两手越来越紧地掐着我,终于,一声尖叫,她升入云端了。一会,她发现我的弟弟仍然很大,很硬。于是,她娇滴滴地暗示我,她还想要。就这样,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猛烈地射了。喘息平定之后,她把头埋在我怀里,对我说,她是一个狐狸精,天生水性杨花。


“你结婚也超过两年了,怎么还这么疼?”我问。


“有几个男人的家伙有你这么大?”


“那你和好多男人上过床了?”


“你把我当小姐啦?”她用手掐我。“我们女人在一起,有时议论各自老公的那个,我几个朋友的老公的弟弟都和我老公的差不多大”,“比我的小?”


“小整整一圈呢,不好,我下面都出血了”她手指上确实有一点血痕。


“都是我不好,太猛了。”


“没事的,女人这方面经受得住”。


“你为什么愿意和我上床作爱?”我问道,“你有男人味,身材高大,皮肤雪白,相貌堂堂,你的业务又特别棒。我们几个女的背后都说你老婆占了大便宜了”。


“你想和我结婚吗?”


“当然想,但是可能吗?不过也说不定。只要有机会,我就要抓住。咳,不过确实很难。看你那老婆,挺有心计,不好对付。你的心肠又软,听天由命吧。奥,还有,你要注意身体,不是我咒你,相貌、脑袋、身体各方面都强的人,长寿的不多啊!”、


就这样,我们的这种关系至今已经快两年了。在开始时,我确实没有想过和她这样会有什么结果。不是我不想,只是我周围的各种因素会使得我们头破血流。尽管我不喜欢我那口子,但是,我怕她想不开。再说,把儿子带到这么大,老婆也不容易,咳!真是难啊!这两年下来,我越来越离不开她了。有时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卑鄙,玩女人。她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外遇。


在她之前,我还有一个女人,叫她萍吧!萍比洁大五岁,三十出头,也比我小很多。萍的身材很好,1 米68,洁1 米62. 萍的夫妻关系大概很糟。和萍认识快五年了,她的性欲很强。我们第一次作爱时,男上女下一阵子后,她就要跪趴在床上,大屁股对着我,要我从后面干她。她的液体很多,阴道非常润滑,为此她很自豪。她不容易达到高潮,像我这样的大鸡鸡都要二十分钟到半小时才能把她送上云端。高潮到来时,她像母狗一样粗声吼叫。后来我明白了,她也是嫌她老公鸡鸡不够大。男同胞们听好了,只要你们的鸡鸡小,你们就要当心老婆红杏出墙了。不要瞎吹自己的弟弟有多大,我的勃起时也就是十七、八公分长,直径四、五公分吧,搞得女人们已经欲罢不能了。


萍很依恋我,她很想嫁给我,但是她知道不可能。她说,只要我对她好就行了,其它也不想了。只要有一段时间不和她做,她就受不了了,千方百计地要我操她。记得我们有了那种关系不久,在一次作爱时,我的活塞运动作了超过一千次。她满头大汗的对我说,有了那一次,她就是死也值了。我也累坏了。


我们当然不能在本城到处乱逛,有时我们开车到其他地方转转,开个房间共度良宵。萍非常喜欢挽着我的臂膀逛街。她说,我俩的身材挺般配,我一米八的个头。那时我们仿佛一对夫妻,徘徊荡漾于湖光山色中。


我不知道男人是否可以同时对两个女人好。自从和洁有了性关系以后,我就想离开萍了。萍感受到了,找我越来越困难。有一天,她哭了,说不能没有我。只要我不离开她,怎么都行。她吻遍我的全身,含住我的鸡鸡不放。我也很难受。望着她的泪眼,我的心化了。又是一场暴风骤雨。离开后,我心里又后悔,这样怎么办呢?到现在,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和萍上床了。她好像也逐渐适应了,不知道她是否有了新欢。


我要感谢这两个女人,她们让我结束了嫖妓的历史。其实,我也是被别人拖下水的。这种事就像抽鸦片,会上瘾。当然,我很少和小姐作爱,我担心那样不干净。更多的是,摸摸奶子,打打飞机,偶尔口交。记得有一个小姐的奶子真是好,雪白,一只手摸不过来,挺拔又柔软。绝大部分小姐在我出门之后立马忘记,我也记不清楚我摸过多少小姐的奶子。提一个印象最深的吧。她是浙江人,浙江姑娘干这种事的特别多。她要我叫她陈陈。小姑娘说她有二十,我看只有十八。陈陈长得很漂亮,呆在洗头房真是太可惜了。迷恋她的美貌,我去过那里有四五次。她好像对这种事一点都不在乎,我摸遍了她的全身,他还要我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她高潮了几遍。有一次,中秋节了,我说要给她带月饼,她将信将疑。第二天,我带了一盒挺精致的月饼去,她这次是用情在看着我,把我拖进她的小隔间,扑到我身上,使劲地吻我。后来,她同意我约她出来。一次,我带她去了一家茶馆,她很兴奋,叠了一个纸鹤给我。我知道,陈陈动情了。还有一次,我们去开房,这样好缠绵,但并没有作爱。没有带套套,我还是不敢。分手时我要给她钱,她坚决不要。


因为出差,我有两周没有去找她,她很失望。给我发信,问我为什么不来了,是不是玩过了,不要她了。我说,绝对没有,我还没有和你做过爱呢。她告诉我,她已经离开那个发廊了,去了歌厅。有了一个名字叫文丽。她希望我常去看她。但是,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显然,她在那里不开心,有一次给我电话,要我包养她,给她找一间房,再给她零花钱就行了,其他不要。


她说,她要当我的小老婆,守着那间房,每天等我来,给我做饭,让我操她。当一年小老婆后,她就离开这个城市。我没有同意。那段时间,我特别忙,回家还有忙儿子,哪有时间啦!她很失望,以后,联系电话渐渐少了。有一次,我给她电话,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说,记得是记得,只是印象淡了。她说的是实话。转眼过了春节,我在给她电话时,她的机已经停了。她离开这座城市了,消失在人海中了。每当想到她,我不禁唏嘘不已。好可爱,好漂亮的小姑娘,我没有和她做过爱,最后一次分手时她的回眸一笑,恰如一朵刚绽放的鲜花。


不就是因为生活吗?但愿她已经嫁为人妻。


这都是我认识萍之前的事。自从和萍好了以后,我再也不去找小姐了。我对不起萍,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如今,我就想常和洁厮守在一起。我们经常谈到婚姻,我说我比你大很多,老了,她笑起来说“你床上的功夫哪像老啊,比我老公厉害多了”。我这不是借口,我是想和她结婚。有时候我问她,什么时候想到和我上床的,她调皮地笑笑,说是她勾引我的。洁还没有孩子,她想要了。她想替我生,说,要是我们俩生个孩子,一定很聪明,漂亮。可是她又不敢。我们也不知道今后怎么样,内心里,她是想嫁给我,我也想娶她。可是我们都是凡夫俗子,社会的压力我们都害怕。


聲明:本站特為除中國大陸以外華人設立,由於中國大陸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許任何中國大陸人士觀看,傳播。否則,後果自負!
Disclaimer: We are based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are protected by North American law for Chinese services other than mainland China.
If you are under 18 or are misled into here, please leave now!
Copyright @ 2018 1024資源網-zyw1024.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郵箱:coop@zyw1024.com